配资网

电影第一次离别怎么投资?靠谱吗?什么时候上映?

  如果现在有网上加你的人或者在微信群里加你的陌生人给你推荐《第一次的离别》这部电影,不妨咨询一下影视决策人小谭(18671707185),听一听不一样的声音,解答你的困惑,你就会知道该不该投资了,毕竟投资也是拿自己的真金白银在里面运作的,谁都不希望遇到骗子或者投到不挣钱的电影。

  在刚刚结束的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斩获“新生代”单元国际评审团最佳影片大奖的电影《第一次的离别》载誉归来,主创亮相上海天山电影院,向媒体讲述这部关于遥远新疆童真与诗意的维语电影的幕后故事。于此同时,《第一次的离别》的出品方宣布,揭幕“大象空间站”,作为扶持青年电影人的全产业平台,为更多艺术电影和新人新作提供“从创作到发行”全面支持。

  《第一次的离别》导演王丽娜

  女导演处女作 理想主义的践行

  《第一次的离别》是青年导演王丽娜的处女作,讲述的是自己家乡新疆沙雅的故事。

  27岁的时候,王丽娜决定拍一个家乡的纪录片,开始进行田野调研,和生活的土地、和自己的成长经验互动。“生命是一个体验,体验了才不会虚度,你因此才会创建自己的生活。当你创建之后你才归属于它。”

  三年前,王丽娜去“大象纪录”面试导演助理,同时把自己在家乡新疆沙雅拍摄的一部纪录片的素材作了展示。这些讲述几个新疆小朋友成长故事的素材吸引了大象纪录团队的注意。当时王丽娜的前期调查素材翻译已经有了60万字,同时素材丰富,画面精致,背后的故事更是引人入胜。纪录片导演秦晓宇于是带着王丽娜连夜飞抵上海,和易腾影视的两位创始人吴飞跃、蔡庆增(同时也是大象纪录和大象点映的创始人)商量,希望一起支持她把这部纪录片拍成长片。

  “没有时间限制,资金和制作的问题不用操心,我要做的就是交出一部好电影。”王丽娜回想这个项目起步阶段出品方对自己的要求,觉得有一种“十分奢侈的理想主义”。

  《第一次的离别》剧照

  这种“理想主义”伴随的电影的全程。“从一个停电的夜晚看那样一个粗浅的纪录片,他们就决定投这个钱,这是理想主义的源头和开始。然后整个拍摄结束之后,我说我挺喜欢喜欢马修的剪辑,喜欢文子的配乐,喜欢张丹枫的声音制作,每提到一个,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把这些片子发给老师们看。各位老师都没有计较价钱,给出了对我有巨大帮助的创作。”了解更多加小谭微信18671707185免费咨询。

  影片技术部门的主创团队在文艺片领域都有非常拿得出手的作品,《白日焰火》、《嘉年华》等影片的配乐师文子本来档期已满,但看过样片后当即决定加入,甚至为一首片尾曲磨了8个月的时间。“我当时确实就是礼貌性地看看片子,想说一些好听的话就算了。但它的独特性和它的诗意深深抓住了我,我觉得很难得碰到这样的作品,做艺术和挣钱方面,这两个难以取舍我可能会选择好的机会,做一个难得有机会的好东西。”

  到宣发阶段,加入的资方包括腾讯影业、芒果TV,王丽娜说“我都非常意外加入的是这些方面”,“大家对作品的认同,包括去扶持一个像我这样没有任何经验的年轻人,一起做一些打破常规没有按常理出牌的事情都特别理想。”

  王丽娜在柏林国际电影节。

  点映模式尝试发行新模式

  自《第一次的离别》在柏林电影节获奖,归来后的上映之路则意味着另一番探索。“仿佛回到那个停电的夜晚。”吴飞跃开玩笑似的打趣。不得不承认,当下的中国电影市场,对于像《第一次的离别》这样商业性并不算太强的电影来说,并不是太友好。

  “我们来看今天电影市场宣发的主流模式:片方花大量的钱,一手砸发行,尽量让影院多排片;另一手砸宣传,影响尽可能多的主流观众。这是一种典型的B2C模式,谁的钱多、资源多,谁就更容易抢到排片,而消费者最终只能在有限的选项中作出选择。” 吴飞跃说,这种模式适用于商业大片。但对其他资源有限、主创咖位不够、初始流量不足的影片而言,要通过这个模式发行却分外艰难。了解更多加小谭微信18671707185免费咨询。

赞 ()
分享到:更多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